铁板烧考拉

一个可怜的初中生

【鷇梦】好鸟不挡道

绝世好弟救哥命

海底捞千岁:

  *是个甜到齁的日常(应该只有我一个人觉得
  *刀精已经尽力了
  *没有什么用的特工AU以及背景是两人休假
       *To@浪子燕青 
  *本文《好鸟不挡道》又名《理智讨论鷇音子反差萌的建设可行性塑造》谨慎观看
  
  ———————————
  “把包给我。”
  
  无梦生装作没听到继续叠着昨晚上没收好的衣物放到行李箱里。
  
  站在身后的人见无梦生装作充耳不闻,便想越过无梦生的肩膀直接够到放在桌子上的双肩包。
  
  无梦生反应迅速,快速的站起来用肩膀顶开后面伸手过来的手,左手关上行李箱,右手则直接拿起包死死的抱在怀里。
  
  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摧拉枯朽,然后他开口道:“想都别想。”
  
  “会误机的。”对面的人坐在床上无奈道。
  
  “那就误好了,反正我是不会把包给你的,”无梦生顿了顿,“鷇音子告诉我你,想都别想。”
  
  无梦生至今觉得鷇音子这一行为让人匪夷所思。他敢肯定,绝对不仅仅是他认为匪夷所思的一件事。
  
  无梦生向来忍耐力惊人,但有时候也不是那么的好。
  
  问题是事情不止于此,这让他一度又一些怀疑生活的真实性。
  
  事情的经过应该回到二十分钟前——
  
  窗帘是被拉死的,不想让一丝早晨的阳光换穿过。
  
  阳光也不是很阻挡的,它透过了拉死窗帘中的一条缝偷跑到安静房间内的木地板上。液晶屏的电子闹钟在床头柜上闪烁着蓝光。
  
  无梦生是被阳光刺醒的。按道理来说,他是不可能看到阳光的。窗帘的缝隙对准大床的正中央。显而易见的他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睡在床的正中央。
  
  闹钟还没响,说明时间也还没到。
  
  说不定等一会时间就到了呢,神智不清的他胡思乱想些不着边际的东西。
  
  他想把脸埋到被子里,但旁边空荡荡的愣是没有一丝柔软的触感。意识比之前稍微清醒一些了,他最终还是屈服于刺眼的阳光想坐起来起床。
  
  无梦生很难形容现在他和鷇音子的姿势,他趴在床的正中央,而被子则大部分掉在了地上还有一小部分——搭在在他伸出床外的手臂上。
  
  而鷇音子则应该趴在他的腰部位置,因为无梦生整个下半身都被压麻了。他摸索了一会好不容易碰到了鷇音子的脸,感觉到鷇音子的眼睫动了动。
  
  “你好重,快点起来。”
  
  “……嗯。”
  
  发出声音带着一些刚起床的沙哑,他感觉到自己腰上一轻。无梦生刚想翻个身却感觉到自己腿也有些发麻。
  
  不太好,无梦生在心中叹了口气。
  
  鷇音子知道无梦生向来睡相不是很好,很多时候早上醒来他还是规规矩矩地躺在床上而无梦生可能已经滑下床睡了。
  
  连带着被子一起。
  
  无梦生坐起来看了一眼闹钟,比闹铃还早了那么几分钟。他决心在床上放空一下自己。睡相不大好可不是件好事,很多时候都让他腰酸背痛。
  
  他看着鷇音子弯腰把被子捡了上来然后盖到自己身上,拉着两边把无梦生包住。
  
  鷇音子把脸埋在无梦生的颈窝处,像抱抱枕一样勒着无梦生的腰。整个人都压在他身上,然后无梦生连带着鷇音子一起侧倒在床上。
  
  好像是被他这一行为逗笑了一般,鷇音子低笑了两声。热气扑在脖子上痒的很。
  
  吸鱼是个好文明。
  
  闹钟声响打断两人动作,意思就是不能再赖床。鷇音子松开无梦生下床将被子叠好放在床上。然后跟在无梦生后面进了浴室。
  
  无梦生拿起杯架上的牙刷和杯子,突然想起了什么事。
  
  他转头问鷇音子说:“你今天怎么也和我一样……睡成那样。”
  
  鷇音子不可置否,慢慢开口道:“被子都被你踢下去了,昨天晚上我想帮你把被子拉上来,”他往牙刷上挤了牙膏,然后继续说,“你突然把我抱住,手劲大的很。我不想吵醒你就一直那样了。”
  
  “哦。”
  
  答话的人正经的点点头,耳尖上的红色倒是暴露出了人真正的心思。
  
  洗漱完,鷇音子坐在床边看着无梦生整理昨夜没有放完的行李。想起好几个月前买的东西还放在抽屉里,他站起来走到床头柜前拉开抽屉从里面拿了几个布艺挂包出来。
  
  他走到无梦生后面,对他说:“把包给我。”
  
  然后事情又回到了开头——
  
  事实上,即便无梦生再不愿承认。这也是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
  
  沙发上摆满了一排各式各样的玩偶,书柜的顶部也全部都有。
  
  当很多人来到他们公寓里的时候,都会以为他们的房间里所有的玩偶都是无梦生的。
  
  然后会说一些,“无梦生你这么喜欢这些小玩意?”诸如此类的话语。
  
  他脸上毫无波动,内心实则发出冷哼。
  
  呵,以貌取人,肤浅。
  
  实际上,全部的书柜上的也好沙发上也好,就连他们俩包上挂的也全部都是鷇音子的。又买回来的,也有抓回来的。对,就是那种夹娃娃店里抓来的。全部全部,无梦生指天为誓。绝对全部都属于鷇音子一个人。
  
  很多小挂件堆积起来了没地方放,只能挂在包上。
  
  还要逼着无梦生一起。
  
  “你为什么非得给我的新包也挂上?”无梦生觉得自己有些忍无可忍。
  
  “上次买的太多了。”鷇音子正经着脸坦言相告。
  
  “你……”
  
  而电话铃响刚好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我说两位,再不上路就真的要误机了。”电话的那头传来天踦爵上挑的声音。
  
  最后鷇音子还是给无梦生挂上了手里拿的小挂件。
  
  天踦爵倚在车门转了一圈车钥匙。
  
  “你们怎么这么慢?”
  
  “有事情耽误了。”
  
  鷇音子面上依旧平静如水没有半点波澜,只留无梦生一个人在旁边气地哼哼。
  
  无梦生看着车窗外迅速退后的景物,回想起自己发现鷇音子反差的那天,现在想来有些啼笑皆非。
  
  作为新锐,不断的训练和外勤任务肯定是必不可少的。但至少指派任务的那些上头人物还算有些人性。
  
  这句话是从天踦爵的嘴里说出来的,即便如此,这句话被道出的时候也不带任何同情,反倒是更多的幸灾乐祸。
  
  天踦爵腿脚不便,只能做内勤。从来都窝在总部的他对于无梦生和鷇音子悲惨遭遇只能报以“同情”。
  
  那次外勤不算很惨烈,但也不是很完美。好巧不巧的两个人都受了伤,一个伤了胳膊一个伤了腿。
  
  城主给他们俩人放了假。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养伤刚刚好,休息对于他们来说远远不够。
  
  其实也没什么好抱怨的,都是些小事情。
  
  两人在那个时候还处于“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状态。年少的人对于从来没出碰过的生涩感情的感到惴惴不安。想要触碰却又害怕捅破了一层薄薄的的窗户纸以后会发生无法承受后果的事。
  
  他们从来都是精打细算的人,不想吃一点亏。
  
  该发酵的感情继续发酵,假期该休还是要继续休。
  
  然后在两人决定待在总部发霉到死的时候,他们被天踦爵推了出去上街。
  
  美名其曰“陪他吃些总部里吃不到的好东西。”实则是在下地铁的那一刻天踦爵就消失不见。
  
  “哎,你也看到了,人这么多冲散就散了吧,你们自己去转转,晚饭再一起吃。”
  
  然后他就和鷇音子站在了商场广场上的正中央。
  
  无梦生拿着手机扒拉着地图,很显然无论是他自己还是鷇音子都对人挤人这件事毫无兴趣。
  
  “去这家咖啡馆怎么样?”
  
  无梦生递过手机摆在鷇音子面前。
  
  “你决定就好。”
  
  “那走吧。”
  
  很多时候来到人来人往的地方但都无暇注意连多余一眼都不能浪费 。今天倒是有大把时间给他们浪费了。
  
  鷇音子突然停下来站在一个店铺面前,对无梦生说:“要不要比试一下?”
  
  “我还不知道你有这种爱好。”
  
  是这样的,他们停在了一个夹娃娃店的面前。而鷇音子好像也没有想离开的打算。
  
  应该玩不了多久,天真且年轻的无梦生就这么走进了夹娃娃店。
  
  然后他们就在那站了一下午。
  
  “别告诉我这些都是你们……嗯……的战利品?”天踦爵咬着吸管,另一只手在空中比划着。
  
  在他的对面鷇音子被埋在了沙发里,可以这么说,无梦生和鷇音子一下午的战利品,准确的来说是鷇音子的。
  
  那些从娃娃机里夹出来的东西全部都堆在了鷇音子的身上和旁边。
  
  鷇音子和无梦生对此不发表任何言论,全当默认。天踦爵也只好接受这一事实。
  
  “那你们真是……挺厉害的。”
  
  吃完饭后他们就直接回了总部,鷇音子和无梦生是同一个宿舍的,且他胳膊受了伤没办法洗头,只能让鷇音子来帮忙。
  
  无梦生躺在浴缸里,头发被鷇音子捞到外面,干燥的手按上头皮,酥酥麻麻的感觉瞬间遍布整个脑勺。
  
  其实他可以自己来的,方法很多,比如在胳膊上绞一圈保鲜膜,又或者是直接在水龙头下洗。
  
  但他都没有这么做,鷇音子主动提出要帮忙,他也顺其自然不拒绝。
  
  他其实很少拒绝鷇音子的。
  
  “我今天才知道你居然还喜欢这些小东西。”
  
  鷇音子却没有回答他,无梦生感觉到热水冲到了头皮发根上,微凉的洗发露也慢慢被抹开。
  
  水温刚刚好,力度也刚刚好。这让他有些昏昏欲睡。等到头洗完了,鷇音子顺着他的头发将水捋掉。
  
  “嗯,我有个东西要给你。”
  
  无梦生转身在浴缸里坐了起来。他看见鷇音子手上挂着一只小鸟。是布艺的,无梦生愣了一下倒是不知道鷇音子什么时候买了这个东西。
  
  “喜欢吗?喜欢就送给你。”
  
  无梦生有点想笑,他懂得鷇音子的意思,但是一个人怎么能这么没有信心。
  
  他带着一些笑意问道:“是喜欢你,还是喜欢它?”
  
  鷇音子没有答话。
  
  无梦生脖子往上扬了扬,鷇音子以为是他有话要说便凑了过去,却没想到是被人揽住了脖子。近得能让无梦生清楚的看见鷇音子的眼睫毛有多少根。
  
  “我要是说喜欢你呢,东西你还给不给我?”
  
  “我是你的,”鷇音子顿了顿,热气都打在无梦生的脸上,“它也是你的。”
  
  “都是你的。”
  
  总部位置离机场不远,开车比坐地铁更要方便。两人从后背箱里拿出行李,告别天踦爵。
  
  候机楼离安检有一段距离。天踦爵车技倒是不错,剩余的时间很多。无梦生与鷇音子吃完早饭后,就径直向候机楼走去。
  
  “那边有冰淇淋店,“鷇音子突然停下转头问无梦生道,“想吃吗?”
  
  无梦生想笑,他对于鷇音子这种伎俩熟悉的不能再熟,明明就是自己想去吃还非要问他的意见,好像是真的在问无梦生一样。
  
  “好啊。”
  
  接过店员递过来的冰淇淋和果茶——无梦生随便点的。本来冰淇淋是递给无梦生的,走到不远他又塞回了鷇音子手里。
  
  他和鷇音子的手拉在一起,无梦生侧目看向候机大厅巨大落地窗外的天空。和往常一样,看不到边际的蓝色背景天空还是那么蓝,云依旧那么白。
  
  人看天空的心情又不同了,无梦生吸了一口右手拿着的果茶,没有他和鷇音子休假经常去的那家做得好喝,但是也勉勉强强。
  
  他看着外面的天空,天空好像也在看着他。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窜入他的脑子里。
  
  无梦生转头看着鷇音子,他手里的冰淇淋已经不多了,无法避免没舔干净的残余还留在嘴角上。
  
  “冰淇淋好吃吗?”
  
  鷇音子知道无梦生向来对这些甜食没什么太大兴趣,冰箱里的甜筒和冰棍向来都是自己和天踦爵解决,但依旧把冰淇淋递过去,道:“味道不错,尝尝?”
  
  无梦生却不理他,拿着果茶的右手抵住冰淇淋递过来的道路。就像鷇音子的前进道路上注定会碰上无梦生。
  
  这是没办法避免的,就好像两个人注定会在一起。
  
  他松开和鷇音子,牵着他的衣领,脸贴脸凑到一起。
  
  “吃你的就行。”

————————————————
如果好吃的话请务必告诉我。

评论

热度(61)

  1. 铁板烧考拉海底捞千岁 转载了此文字
    绝世好弟救哥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