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板烧考拉

一个可怜的初中生

【霹雳/风雀】一些分析

呕血转发(说到底孔雀他还是留鸟 怎么也没有办法跟着风一起飞走的(太惨了

汜胜之书:

杜舞雩是一个很现实的角色。


说雄心壮志,他不仅有,而且曾经坚持过。每一个少年乃至青年,每一个初出茅庐的人,都想过要兼济天下。


十年一剑霜雪摧,荡尽人间不平事。


这样的心遇到了合适的世界和合适的人,像一颗火星掉进了油锅里,于是“刺啦”一声,燃起炽热而明亮的烈焰。


他不是绝对善良的人,所以最开始才会同意一手施恩一手降罚的宣教策略,在这一点上,我不知道该说他有魄力还是该说他天真得残忍。


他对自己的承受力没有合理的预计,比起弁袭君和鸠神练,他的目的更光明也更难以实现,他有最干净灿烂的梦想,但是现实告诉我们,梦想越璀璨,越容易被损毁。


很快地,他的热情被削弱了,意志偏移了,与弁袭君鸠神练也渐行渐远,逆海崇帆最终形成了两大巨头当中矗立而创教第三人存在感稀薄的局面。


他淡出逆海崇帆的上层,有很多理由可以解释。比如他所处的位置,圣裁者和天谕虽然动辄坑死数万数十万人,但这些不是他们亲自动手杀的,祸风行不一样,祸风行要杀的人,每一个都要往他的剑上溅血。


杜舞雩后来曾说自己不喜欢杀人,不是因为善良,“不过是杀怕了而已。”厌烦和倦怠的分量如此之重,甚至和愧疚并驾齐驱,不分上下。


他做的事和他最初的定位也是相符合的,他就像现在刚走入社会的青年,空有一腔雄心壮志,对实际要如何操作没有一点逼数,而且十分好说话,感觉自己只要出了力做了事,处于什么位置是无所谓的。


于是腹中早有计划的鸠神练成为领导者,天赋异禀的孔雀成为传教者,一脸懵逼的祸风行成为刽子手。


这样一来,原本只是与天谕等人性格不太合的祸风行,在职务上和他们的交集也就少了【私以为两边的交流鸿沟约等于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的差距】,两个因素作用下,疏远成为不可避免的事。而这样的疏远,也在最终的变故上起到了很大作用。


那么再来看他为什么突然叛离逆海崇帆。


信仰逆海崇帆的人真的能得到幸福吗?


祸风行是最直接地面对这个问题的人,也是对这个问题最敏感的人——因为他最初的愿望,就是希望信徒都能得到心灵的安逸。


而他所面对的人和事都告诉他,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如果说逆海崇帆是一个多面体,它的成员每人是一个小面,那么祸风行的这一面接触到的,全都是黑暗。从他这里触碰到逆海崇帆的人,都不免于死亡。


这种情况下,他不免对逆海崇帆产生怀疑,但他始终只是一个小面,并不能代表全体,所以希望还是在的——或许在他不能看到的地方,逆海崇帆确实是造福于人的吧。


因此他虽然消极疲惫,却没有更多的动作,直到三万六千信徒被血祭,生生敲碎他的幻想。


想想他都遭遇了什么啊,一心想要拯救别人,然而不仅亲手降下了死亡,还间接导致数万信徒的悲剧。信徒和闲杂人等不同,他们是把一颗心捧出来放在三人脚下的人,也是切切实实地如祸风行希望的那样,从教义中汲取信念的人,可以说是他初心的具现。


然而,这些人都死了。


一个角色,乃至一个人的生命脉络,可以归结为事业线和感情线两条,祸风行的事业线至此已经全面崩盘。


那感情线是否还可以指望一下?


我们都知道孔雀爱他爱得深沉,但他不知道:)


他爱的是画眉,软软的天真的小鸟儿,可以被风托在掌心轻轻护住。比起弁袭君的骄傲和冷漠,画眉显然更得人心,和好友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她说:“孔雀的失败显而易见嘛,即便他是个女孩也赢不了画眉的。”


确实是很惨。


孔雀和祸风行性格不合、理念不合、性向也不合,而且绝不愿把自己的心事泄露出一丝一毫给祸风行,张口闭口逆海崇帆,后来虽然很耿直地当面吹祸风行并且试图挽留,但对他满腔深情一无所知的杜舞雩,理所当然地把他的心意都推到逆海崇帆头上。


你不言我不语,终究只有背影相对。


画眉却又不同了,她是真的善良,而且手掌生印,本来就赋予人生的力量。在鸠神练的高傲和弁袭君的莫测衬托下,画眉简直是个小天使,带光环有翅膀的那种。


周遭充斥了血腥、杀戮、黑暗和冷漠,内心却向往着温暖和光明的祸风行,理所当然地对她多了一分亲近和呵护。


只是不知以祸风行为信仰的孔雀看到他们是什么心情。


总之不会很好。


后来画眉从刀梯一跃而下,至今我们仍未知晓她为什么要死得这么麻烦【x】


这对祸风行,又是一次感情与事业的双重打击。


他撑不住了。


但是很微妙的是,他封印逆海崇帆的时间,既不是画眉刚死的时候,也不是数万信众刚被血祭的时候,中间有一段空白期。


想想外出布道杳无音讯的孔雀和善于含糊主题的天谕,请自由脑补祸风行满心苦闷欲告无门拔剑茫然的惨痛经历。


在这种低落的负面状态里待了一段时间后,不知道被触碰了什么开关,祸风行崩溃了。


逆海崇帆塌了一个面,并以此为起点崩碎瓦解,潜欲之门关闭,众多高层被封印,偌大一个邪教,说没就没了。


后来就是我们熟悉的剧情,逆海崇帆重现人间,孔雀百般逼迫,杜舞雩犹豫划水,然后发刀、开虐,这些就不用说了。


我其实是更喜欢孔雀的,毕竟颜好_(┐「ε:)_但是每次细想风雀,我总是忍不住去琢磨杜舞雩在想什么,他的层次更丰富,也更贴近现实。


比起爱至深处已成偏执的弁袭君,杜舞雩披了一身红尘气息,他身上有梦想的诞生和破灭,像一出戏剧,搭好了台摆好了架势,却没有人来看,于是草草收场,支离破碎。


这个人设太现实,不够梦幻,难以引起绮思,但就是这样的现实,让我完全能够理解,孔雀为什么会爱他,会爱这样一个严肃、忧郁、迟疑而且战斗力也不是很高的人,近乎明珠暗投。


祸风行有孔雀没有的东西,那是一颗稚嫩但宽广的心,狂妄地试图普渡世人,天真得踏入歧路,他一步步走入毁灭,当初的雄心壮志像蜡烛熄灭在风中。


可是只要见过的人就不会忘却啊,他们此生会记得,一支蜡烛如何努力点起烛光,试图在苦难中送来一丝温暖。


然而孔雀虽然爱他,却不理解他,孔雀似乎从未理解过别人,他固然可以猜透别人的心思,却很难感受别人的心情。


他对祸风行用情是心甘情愿,也是一厢情愿,他颠覆在情劫中,既害了自己也害了旁人。


这一生不知是弁袭君耽误了祸风行还是祸风行耽误了弁袭君,只能说是孽缘。


除此之外,无话可说。


THE END

评论(1)

热度(103)